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一指成仙 > 金盏大王(三)
    金盏大王要代表三千城到外域战场,林芳华哪能不同意?

    亲自去外事堂帮他把所有该带的东西弄好,回来时,却发现自个小师妹攀在金盏的脖子上,从这边瞅到那边,还把他的胡子拿过来来回回地翻看。

    “金盏爷爷,为什么您喜欢这个样子啊?”漂亮的颜色没了,安安可惜坏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哈哈哈!”金盏大笑,“因为我喜欢啊!”他其实不喜欢招摇,可是身上的颜色,注定了到哪都会被别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那种想偷偷做个坏事,都没机会的感觉,实在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那我喜欢爷爷曾经染过的所有颜色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丫头好像很苦恼,“金盏爷爷,您说梅枝师祖愿意帮我弄吗?”

    “她肯定不会。”金盏乐坏了,“想给你自己染上喜欢的颜色,只能靠你自己了,去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!”林芳华连忙阻住,“安安,你今天的功课完成了吗?”

    小师妹有些痴,当初为了跟严师妹学琴,什么苦都受了,现在……在师父的眼皮底下,万一被这位前辈带歪了,那后果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娘说,我今天不用做功课了。”安安说这话时,可开心了,“苏师伯都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芳华忽然很庆幸,庆幸他们都不是师父亲自教的,要不然……

    她吸一口气,把师妹抱过来,“前辈,这是您的东西。”一个储物戒指递过去,“安安还小,您可不能因为一时的高兴而误了她。”

    师弟师妹要是不教好,将来受累的还是她。

    为了以后的安乐,林芳华可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!她娘都没管,林丫头,你管多了。”

    金盏可不觉得,卢悦会因为女儿的小爱好,迁怒别人。

    倒是这个林芳华……

    金盏望着她虽沉静,却很有些英气的眉眼,莫名觉得似曾相熟,连眨了两次眼后,不由哈哈一笑,“原来是一叶浮萍归大海,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看着笑咪咪,一脚踏出老远,就那么走了的人,林芳华和安安都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她们还没说一路顺风,马到功成这类的吉利话呢?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二人一齐把目光放到不远的偏殿处,金盏前辈就这么走了,师伯和师父(娘)知道吗?

    “安安,金盏前辈为人一向怪,你可不能把他的话当真。”

    虽然那一叶浮萍归大海,似乎于她而言好像有些惮意,可是林芳华下意识地不愿多想,此时只关注师妹,生怕小娃娃为了漂亮颜色,又要跟苏师伯学炼丹。

    本来技多不压身,师妹想学,她应该支持的,可是这只为了颜色……,苏师伯知道了会打死她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安安知道这些大人,就喜欢逗她玩,“我就稍为有些好奇而已。师姐,梅枝师祖那里应该有各种颜色的配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到师妹纯净漂亮的眼睛里,闪动的好奇,林芳华点点她的小额头,“想从梅枝师祖那弄东西,首先你得有本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也没用,师祖修为拉下那么多,要全力闭前,进阶玉仙前,你敢去打扰她,不要说苏师伯,就是师父也会骂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安皱了皱小眉头,想想逍遥那一堆的师祖和师伯,到底怕了,“那好吧,等她进阶了我再问。”

    林芳华笑了,“这才乖嘛!”不要说几百年,就是几个月,师妹肯定都忘了,“师姐这里有好点心,要不要吃?”

    “要!要要。”

    偏殿中,陷入沉默的苏淡水和卢悦看着林芳华把小丫头忽悠得开开心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叶浮萍归大海,人生何处不相逢!”好半晌,苏淡水才一叹,“卢悦,你说,金盏看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他,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卢悦回以一笑,那熠熠生辉的眼神,即清澈又深幽,“师姐,要问的话,赶快去追本人啊?”

    老呆她这里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的那什么梦境都过去好久了,老这么纠结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偏偏还来问她,指望她说什么?说那是她的前世?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卢悦挺喜欢现在的师姐,从小认识到现在的师姐也更给她安全感,可不想,她在探询某些事的时候迷失了。

    “追他?”苏淡水笑了笑,“他知道的,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,他不知道,追问干嘛?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一处的人,就算曾经有过交结,可那么远,追问有意思吗?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怕,我就是好奇!”

    那压了无数年的梦境,横亘在心头,以前不敢探询,也无处探,但现在……倒是没了那么多禁忌。

    “那个梦里,我死在一线天,不仅我死了,逍遥……或许一个人都没有出去。”

    苏淡水望着师妹,不敢忽视她的任何一点表情,“那时候,我记得没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卢悦眸中含笑,“有谷令则吗?”

    “她的名字我听过,不过,好像也没有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师姐,所以那是个梦啊!”

    卢悦仰天打了个哈哈,“撇开我不说,谷令则那人你也看到了,表面是风光雯月的仙子,其实骨子里比什么人都小肚鸡肠,一线天开时,我十八岁,她一定也是十八岁,那时候,她没钱,一线天那么好赚钱的地方,她能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谷令则都被臭师妹形容成小肚鸡肠的人了,苏淡水可以想见,她在她心目中能是什么样,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想考虑过,不过呢,若是没有你,凭花散当年宝贝谷令则的劲头,不让她进去很正常,再加上谷家,虽然谷家早就没落了,但供养一个大有前途的弟子到元婴,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卢悦,你就不能开诚布公地跟我谈一次?

    有些东西老压在肚子里,你也不怕发霉流脓。”

    她真是一片好心,帮她分担一份曾经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噗!流脓?”

    卢悦笑瞥她一眼,“这梦做了这么久,你怎么一直不问?捂到现在,它莫不是在你记忆里流脓了?”

    师姐叫苏狐狸,一向聪明,一定早就怀疑了,可是到现在才来找她,以前……一定是不敢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现在有本事了,敢了,也好奇了,可是迟了,她偏不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师妹的倔样子又出来了,苏淡水不用猜,都知道今天想顺利知道前事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只能轻轻一叹,“如果我跟你说,它确实在我的记忆里流脓了,你信吗?”

    卢悦愕然!

    “不早点把它解了,仙人衰劫可能要提前找来。”

    苏淡水看着师妹长大,当然知道,某人吃软不吃硬的脾气,“卢悦,我也是没办法。只是近来,常常想起弃疾师伯,遗憾他被天道反噬。

    西南星弱,为了逍遥门,观天命,探先机后,那段时间,他老人家常常替我们摸骨,那拼命想改大家命数的样子,每每想起,心里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卢悦揉了揉额,“师伯是洒脱之人,他求仁得仁,何等快乐!至于要你遗憾?”

    她真是败给她了,“一叶浮萍归大海,人生何处不相逢,悲莫悲兮生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!既然你有所悟,那就再悟悟!”

    缘之一字,素来最难说,哪怕她们是仙人,也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好在大家早有因果,此时缘断,将来未必不能再续。

    “那要命的梦里没我,可是你看,我现如今不是站在你面前!这就是所谓的乐莫乐兮新相知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明白了吗?

    师妹脸上的笑容,带了种特别的快乐,好像把她的心境都染了,苏淡水虚虚一指,点到她额上,“我要你教?”

    “咦?你不要我教,那你来此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看看你懒到什么程度啊!”

    师妹似乎一点也没被前事影响,苏淡水心中稍为复杂,躺到她的摇椅中,“你不觉得,你这日子过得太颓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叫逍遥,逍遥懂不懂?”

    卢悦隐隐觉得,神仙居还在的人,就在她的身边,虽然不知道都有谁,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她只要知道,他们在就成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苏淡水试探问一句,“以后是不是就准备这么混日子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叫混日子?”卢悦怒了,“像以前那样拼在外面,就不叫混日子?真要说混,你混了多少年?现在轮也轮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淡水闭嘴,她还能说什么呀?

    “那谁说,要给我当大树乘凉的?”

    卢悦把她拉起来,自己躺回躺椅,“我这才乘几天凉,你们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我就是问一下,至于吗?”

    苏淡水连忙塞了一块点心进她口,“逼你在这管事的,又不是我们,再说了,林芳华不是替你干着吗?”

    师妹一直在外面闯荡,她又何偿忍心?

    就是流烟仙子把三千城扔给她,恐怕也是担心她一时收不住心,跑到外域战场上。

    “我脑袋疼!”卢悦含着点心,话说得有些不清楚,“以后外面的所有麻烦事,你们都别来问我,一问我脑袋就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哪怕有八成确定是假有,这只是她躲懒找的借口,可还剩下两成,苏淡水也不敢赌,“别没良心,金盏跟我师父闹了这些年,你看我们找过你没有?你的徒弟、女儿,哪一个我们没跟着操心?

    想自在,就自在呗,不用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以前没条件,他们想帮她处理外面的事都不行,但现在不同了,“金盏为什么去外域战场?还不是我师父心疼你在这里呆着不舒服,让他换洛夕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换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能吗?”苏淡水笑了,“这话,你可不要当着金盏的面说,他会呵你一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传送阵转道仙盟,再转道外域战场的金盏,在确定某些事后,心情特别的好。

    果然,山不转水转,路不转人转,山水总有相逢时啊!

    在泡泡徒弟的身上,他看到了九天阙曾经的故人,原以为,这就是世上最大的喜事,却没想,在林芳华身上又印证了某些事。

    虽然世道诡谲,人心险恶,可天地间一样有至善至圆!

    纵然万水千山过,该回来的人,还是回来了,哪怕迟了些,至少他们还是带着干净的心,干净的眉眼……!

    “哈哈哈!外仙域,本王来了。”

    远远看到那片血雾的世界,金盏大笑着飚至。

    。笔趣阁 www.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