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大唐顽主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上元
    大明宫,温室殿。

    “今日仇士良上了一道奏疏!”

    李忱指了指面前几案上的奏疏,冲李浈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按捺不住的!”

    虽然李浈并未看到奏疏的内容,但却早已猜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嗯”李忱点了点头,问道:“这也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?”

    李浈微微一笑,道:“在人心面前,任何计划的作用都不过是廖以宽慰罢了,所以儿臣不太喜欢依计划行事!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朕应该如何应对?”李忱又问,但看其脸上表情似乎心中早已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!”李浈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答应他?”李忱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答应的,否则没了主角儿,便称不上戏了!”李浈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显然,李忱对于李浈这个答案很满意,紧接着说道:“马元贽建议上巳节,仇士良则建议上元节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上元节,仇士良的话还是要听的!”李浈不假思索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为何不采纳马元贽的建议呢?”李忱讶异道,但脸上却带着笑。

    “只是儿臣的直觉罢了!”李浈笑道。

    显然李忱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满意,但却也没有追问,只是笑了笑,而后说道:“若朕问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,想必也没有什么答案了!”

    李浈闻言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儿臣不说,而是真的不知道!”

    这一次,李浈说的是真话。

    但李忱对此却不置可否,又道:“那你想让朕如何配合你?”

    李浈想了想道:“无论仇士良所奏何事,阿耶准了便是!”

    “无论何事?”李忱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无论何事!”李浈点了点头,笑容依旧。

    李忱见状微微一怔,而后面带无奈地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,不过朕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翌日早朝。

    接连几日讨论无果的事情终于得到了李忱的回复。

    上元节骊山大阅,同时命马元贽与仇士良各监其部,而司礼官除了兵部尚书崔铉之外,白敏中赫然其列。

    尽管御史大夫封敖等一干老臣并不赞同骊山大阅,但在韦广与白敏中等更多重臣的拥护下,封敖等人的抗议显得太过渺小。

    李忱端坐于首望着满朝文武,脸上在微笑,但心中却泛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让李忱忽然明白了眼下这个现状,这个朝廷终究还不是自己的,自己终究还没有彻底摆脱傀儡的命运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李忱也突然意识到,原来自己那个看似少不经事的儿子,远比自己要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李忱甚至怀疑李浈之所以操纵这一切,其最终目的不过是想要让自己看清楚一些事和一些人。

    但李忱终究不知道李浈接下来想要做什么,毕竟大阅之后,马元贽还是马元贽,仇士良也还是仇士良。

    禁军之权也依然旁落他处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李忱唯有选择相信李浈,也只能相信李浈。

    朝会之后,李忱的心情显得有些低落,毕竟没有哪一个天子甘愿受人摆布,更何况李忱为了这一天足足谋划了十年。

    “王归长,你说朕真的适合做天子么?”李忱一脸疲惫地倚在凭几上,双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。

    王归长闻言赶忙一脸惊恐地躬身应道:“大家是天之子,此乃天意,更是民意!”

    “天意?民意?”李忱笑了笑,道:“那臣意呢?”

    “大家忘了,正是”

    王归长没有说完,便只听李忱冷哼道:“莫要说那二人!他们不过是想寻个可以摆布的傀儡罢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怎会是傀儡,您是明君!”王归长说道。

    李忱摆了摆手,无力再辨,缓缓说道:“将严恒叫来!”

    马元贽府。

    “上元节骊山大阅呵呵,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那个老狐狸的手段啊!”马植冷笑道。

    马元贽看了马植一眼,神色看上去不悲不喜,缓缓说道:“那个老狐狸不足为虑,倒是陛下这一次出了一手好棋!”

    “陛下?”马植不解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很明显了,他并不想让神策军中只有一名中尉,只有两个人的神策军才能让他更安心一些!”马元贽说道。

    马植闻言面色微变,道:“那岂不是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之功?到头来陛下还是会另寻一个右军中尉,阿兄你还是左军中尉!”

    马元贽点了点头,道:“目前看来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“那阿兄可有何对策?”马植追问。

    “对策?”马元贽瞥了马植一眼,而后起身负手走至马植跟前,笑道:“前几日为兄见了一人,他说了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马植疑惑道。

    马元贽微微一笑,道:“他说的是,先天二年时给事中唐绍和兵部尚书郭元振!”

    马植闻言沉思片刻,而后恍然大悟道:“阿兄的意思是”

    马植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马元贽抬手打断:“明白了就好!为兄早有安排,介时看那老狐狸如何向陛下交代吧,只要他倒了,咱家倒要看看有谁敢接这个位子!只要无人敢接,对咱们来说这结局还不是一个样?!”

    马植闻言不由笑道:“阿兄神算,小弟受教了!”

    马元贽不由大笑,而后转身望向窗外,缓缓说道:“日后,你我兄弟二人还须得恪尽职守为陛下好生守着这诺大的天下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马植并没有看到马元贽脸上的那抹冷笑,而马元贽同样也不曾看到马植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抹惊恐。

    温室殿。

    严恒躬身而立,事实上严恒很少抬头去正视李忱,以至于李忱不得不三番五次提醒其答话时要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严恒依旧如我,一副谨小慎微之状,提醒得多了,李忱索性也便不想再说,只要严恒不嫌累也便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常之,朕让你查的马煜一案,可有了结果?”李忱问道。

    严恒想了想,略显犹豫。

    “怎么?直说便是了!”李忱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真的要听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严恒终于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李忱道。

    “萧仲离!”严恒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笔趣阁 www.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