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漫威世界的术士 > 第702章 别有所
    瓦特海姆,曾经黑暗精灵的故乡,亦是帮你阿斯加德先帝包尔,亲率大军与黑暗精灵的最终决战。

    但如今,这里已经成了不毛之地,生机断绝的死寂之地,只有沙化的大地,和随处可见的战舰残骸,在无声的诉说着当年那场声势浩大,关系着整个宇宙前途命运的大战。

    可就在今天,这片千万年来无人问津的遗忘之所,却突然迎来了两个特殊的客人,啊,这样说或许不准确,应该说是两个回家的旅人才对。他们正是黑暗精灵之王玛勒基斯,以及他视为兄弟手足的心腹手下,阿格姆。

    马勒基斯已经在这片焦化的大地上漫无目的的游荡了很久。阿格姆一直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,并没有打扰马勒基斯,他知道王需要时间沉浸在伤感之中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马勒基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伤痛,伏下身去抓起了一把已经焦化了的泥土,满怀悲愤的说道“瞧瞧我都留下了些什么,阿格姆。我几乎已经记不得那些光明之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千年血战死伤无数,却一事无成。族群大业遥遥无期,反累故乡化为焦土,故国…以太粒子应犹在,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。任何一位雄才大略的王者,恐怕都会对这种事情耿耿于怀吧。

    阿格姆走到了自己的王的身边,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安慰道“我们种族的延续,就是你留下来的最大财富。”

    不管在别人的眼光中怎么看,但在黑暗精灵的眼中,马勒基斯一直是一位称职的王,即便他当年将自己的人民带入了凄凉而恐怖的战争当中。

    但是那场战争,并不是为了满足他个人被遗忘和贪婪。那是整个黑暗精灵族群的夙愿!

    所有的黑暗精灵将自己的野心和愿望凝结在一起,将其委托给了一个非凡的人去实现它,那个人便是他们的王,马勒基斯。所以他们丝毫不会怨恨马勒基斯挑起了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哪怕在最后的阶段,战争失利的种族逼近灭绝的时候。他们仍然能够明白,自己的王尽力了。没有哪种方法,也没有哪种人能做的很好,能够避免这种悲惨的命运。宇宙进入了光明,黑暗生物将无所遁形,他们已经没有生路了。

    但是马勒基斯,仍然在那绝望的时刻,为自己的族群谋取了一条活路,他对自身和自己的族人施展了以太粒子。

    自从黑暗精灵获得以太粒子开始,他们一直将这个宝物当做武器,当做他们克敌制胜实现夙愿的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宝物的威能,他们一般是只对敌人施展的。将敌人的盔甲变成一戳就破的图画,把敌人的武器变做只能射出肥皂泡的玩具。

    但是在最后的危亡时刻,马勒基斯另辟蹊径,他用以太粒子改写了自身的现实。

    在非常短暂的时间之内,将自身受到的损伤以及包括死亡在内的不利现实,都转化成了虚幻,然后将本不存在的自身的攻击和生存等有利的妄想,全部转化成了现世。能够控制幻境和现实的夹缝,可谓是对自己施展的最终幻想。

    “我要让阿斯加德人尝尽我们吃的苦头,我要夺回以太粒子,我要恢复我们的世界,我要终结这饱受光明荼毒的宇宙。”马勒基斯突然爆发了起来。许下了弘誓大愿。

    当年他们虽然侥幸幸存下来,但是他们一族的至宝以太粒子被阿斯嘉德人夺走并封印了起来。无数个纪元以来,他们只能像是幽灵一样在宇宙之中到处飘荡,不敢发出任何的响声。他们就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现在,以太粒子重新现世,它散发出来的能量波长,将黑暗精灵从长眠之中唤醒,他们知道,报仇的时间到了,他们所遭受的苦难要让阿斯嘉德人加倍奉还,并且这一次,一定要实现自己的夙愿。

    可是和这边励精图治的黑暗精灵不同,阿斯嘉德那边还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差点让埃文森以为,奥丁对自己的忠告置若罔闻。阿斯加德人已经安享太平太久了,对即将到来的危机视而不见。直到他看到了,以会操的名义得召集起来的军队,正在不停的操练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外松内紧啊…”由于埃文森身负至尊法式使者的身份,奥丁许他自由活动。于是他就在金宫之中四处闲逛,有一天他来到一个高总的阳台上,突然发现了练兵场上的这些军队,才明白奥丁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治国不可以烦,烦则乱。奥丁确实是把埃文森的忠告放在心上了,可是他又不能因此下令全国戒严备战。因为这件事情虽然说起来很有可能,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,如果他轻易的下达了戒严令,可到最后却无事发生,这让他威严何在?

    还不如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,以大会操和震慑诸国的名义,将阿斯加德的精锐部队集结起来进行操练,这样既不会造成太紧张的气氛,也不会在真有事情发生的时候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神王乃真理探寻者,其智慧不是我等可以揣测的。”希芙这段时间一直跟在埃文森的身边。其一,派这个王储重臣陪伴埃文森,能够彰显阿斯加德热情好客,其二,让这个托尔的外置思考回路一直跟着,未必没有监视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希芙似乎并没有很好的完成这些任务,只要旁边一没人,只有埃文森的时候,她就拿出那本名为半月板的书不停的看,时不时的还提出些问题来“你看看这一条是怎么回事啊?秦王初见半月时,一身男装英姿飒爽,不与寻常女子相同…”

    这几天,希芙对那两本书真是看得如痴如醉,直惊叹地球人真是智深似海,夫妻间的那点事儿居然能搞这么麻烦。不过她对很多地方还是不认同的,就比如刚才那一条。

    一身男装英姿飒爽?希芙低下头来看看,自己这身难道还不够英姿飒爽吗?要是再男性化一点,托尔估计就不把自己当朋友,直接当哥们儿了。

    哥们?还没等埃文森回答,希芙就突然自己脑补了起来,她突然想起了某个在阿斯加德地牢关着的重刑犯,那个家伙和托尔的关系…要是真成哥们儿了,那自己说不定机会就更大了…

    嗯…不行。希芙又往自己身上穿着的盔甲看了看,这是能够完美展现自己线条的盔甲,还是太阴柔了些,有机会的话,换一身更加男性化的盔甲,最起码要把胸口这里换成平的…

    可是埃文森茫茫间还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大孽,他现在只是盯着场下的一支军队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这支军队盔甲简陋,武器全都是一把刻着符文的长杖,可是却一身的煞气,横眉毛竖眼睛的站在那里,不参加任何的操演。于是他好奇地对希芙问道“那支军队是怎么回事啊?他们好像和其他的不同?”

    “那个啊…”希芙只是朝那边望了一眼,便不再看过去了“那是狂暴者军团,实力尚可,但只能当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埃文森这就有些不理解了,为什么实力尚可还要去当炮灰?当炮灰的不应该是那些弱鸡吗?

    “狂暴者军团顾名思义,他们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会狂暴失控,连最起码的军阵都排不出来,所以只能当做炮灰了。”希芙松了松肩膀解释了起来,到了最后甚至还有些厌恶的说道“况且他们全都是一步登天的家伙,狂暴者军团全部都是操持贱业的人,或者是罪囚编成的,他们本身毫无战力,只是因为他们手中的魔法手杖,激发出来了他们的全部潜能,这才让他们变得有点实力,所以这些家伙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操持贱业的罪囚,当然要比自幼习武的士兵常见得多,所以即便是狂暴者军团死伤惨重,只要拉一批壮丁过来发上一根手杖,那立刻就能满编。所以他们的死伤,的确不值得可惜。而且他们会在战斗中失控无法结成军阵的缺点,导致了他们真的去当强冲敌人防线的炮灰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今天就会被外派,去当作抵挡敌人的第一道防线。”希芙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外派?”埃文森一愣,他实在没想到这个时候奥丁居然会把自己的军队往外面调“这个时候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希芙轻蔑的一笑“众神之父亲自坐镇金宫,守护神海姆达尔驻守在外,难道谁还能在阿斯加德动得了武不成?”

    “阿斯加德守卫森严,所以外敌若想入侵,必然需要先攻击其他王国作为跳板,千万年来还从来没有敌人可以直接进攻金宫的。”

    经验主义害死人啊!埃文森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。奥丁已经打定了主意,自然不会因为自己的话轻易更改。而且自己非要爆出黑暗精灵的进攻路线来,那人家第一句话肯定是问你咋知道的?那时候自己怎么回答?说自己夜观天象算出来的啊!

    而且,现在也只是把狂暴者军团外调,阿斯嘉德的王族禁卫还留在原来的岗位,而且现在全部都秘密操练起来了,金宫又有号称刀枪不入的金钟罩,黑暗精灵想打进来恐怕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哦,你们在这里呀。”这个事后突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埃文森嗯思绪。

    而埃文森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却立刻为身行礼,旁边的希芙也在同时弯下腰去“众神之王。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奥丁,只见他一边朝这边走一边伸手挥退了自己的侍卫,就连希芙也跟着一同下去了,可见他是有什么机密的话要和埃文森讲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的军队如何?”奥丁现世走到阳台边上,随意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埃文森自然也是专挑好的说“猛将如云,兵士如雨,刀枪如林,此军势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奥丁对这番话似乎还算满意,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“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,想找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天王请问。”埃文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昔日和至尊法师一别,至今已有千年有余,她从未派人出使过阿斯加德。”奥丁转过身来,那只独眼中冒出精光“这期间不知多少大事,她从来没和我通过气,可此次黑暗精灵之事虽然重大,但仍然虚无缥缈不可断言,她却派你来了,应该是别有所图吧?”

    “天王何意?”埃文森不明所以,他本来就是扯起虎皮做大旗,他这次来阿斯加德古一到现在估计都还不知道,别什么所图啊?

    “我大限将至!”谁知奥丁却突然甩出这一句话,直接把埃文森震得一脑门冷汗“这件事情在某些人的眼中,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至尊法师通天之能,又与我有一面之缘,她应该也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个屁!在古一的心中,估计你这个阿斯加德的神王就是爱死不死,人家才不去管呢!埃文森心中暗骂,可是嘴上却连连说道“天王千秋无期,至尊法师派我前来纯粹是为了黑暗精灵,绝无试探之意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”奥丁却洒然笑了一下,显然是不相信埃文森的话“都是聪明人,何必这样说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不知道?至尊法师门下门徒众多,如果只是为了传个话,那派谁来不行?何必劳烦你这个外人?”

    奥丁这样说,显然是知道埃文森并非是卡玛泰姬的人,更不是古一的门徒。埃文森赶忙解释的“我与至尊法师的一个弟子以结秦晋之好,我也不能算外人。何况我与托尔殿下有战友之宜,派我来确实是最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这方面的考虑。”奥丁点了点头,可是话锋一转突然说道“可更有可能的是…你所修炼的法术,导致你对生命力的感知异于常人,在这方面恐怕连至尊法师都不如你…还要我接着说下去吗?”

    这还有什么好说的?无非就是说,有传言老子快死了,你就随便找个借口派一个对生命力感知非常敏感的人上来,不就是想验证一下这个传言是真是假吗?

    “天王…多虑了…”说真的,埃文森的确是感知到,奥丁现在的生命力已近枯竭,恐怕没有多少年好活了,可是这种话打死他也不能说出口啊。

    还有你这老东西,有这心思去想点别的事情不行啊?干嘛脑补这些有的没的啊!笔趣阁 www.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