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合同诸世问入灵光
    昭幽天池便在龙渊海之上,洪佑意欲造访一事自也先行传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刘雁依此时正在闭关,不过却有分身神意在外主持大局,在听闻此事之后,她思虑了一下,拟了一封符书,吩咐身旁亲近侍婢道:“你将此符书送至关上真处。”

    齐云天主持山门大事后,许多事也是放给大弟子关瀛岳去处置,所以后者实际上在很多地方都能代表自家师长。

    关瀛岳收得刘雁依来书,却是十分重视,见是问及洪佑之事是否是山门之意,不敢轻忽,亲自登门拜访,道:“恩师的意思,这本是昭幽门下之事,自然还是由昭幽门下作主,门中不会有所干涉。”

    玄元一脉乃是太上门下,所以只要谨守门规,溟沧派平时不会特意指派他们去做什么,而昭幽天池五位凡蜕上真平常也绝不去干涉溟沧派上层之事,不过终究是溟沧弟子,溟沧派若是遇事,他们自也不可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刘雁依轻轻颌首,道:“多谢关上真亲来告知。”

    关瀛岳道:“都是同门,刘上真千万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待送走关瀛岳后,再是思索了一下,身为太上门下大弟子,她一举一动都会被人刻意放大,所以此事她不适合亲自出面,需得找一个合适人选,于是吩咐下面弟子道:“去把二师弟请来。”

    姜峥如今打造了一艘飞天庐舍,常年漂游在外,不是修持便是访道,若遇有缘之人,常常会留下指点几句,一派仙家逍遥风范,所以通常并不山门之中。

    魏子宏身为瑶阴掌门,常年驻留自家山门之内,不在此间;

    至于元景清,虽在昭幽天池之内,却是一向对这招呼宴饮之事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洪佑乃是元阳派前代长老,不提身份,修为也是斩了过去未来之身,所以也当有所礼遇,这里便唯有田坤最是合适了。

    田坤来至水府之中,待见得刘雁依,一个礼言道:“大师姐有礼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抬手作势一请,道:“师弟不必多礼,入座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田坤再是一躬,就在旁处落座下来。

    刘雁依道:“今有一事需师弟出面应付。”

    田坤沉声道:“师姐请言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将洪佑之事大略一说,道:“而今我在闭关之中,且也不宜由我来处置此事,此事由得师弟替我出面。”

    田坤当即应下。

    大约百余天过去,洪佑果然前来拜访,田坤则是出迎招呼,两人在天池之巅选了一处上好地界会面。

    论道一番之后,洪佑知道自己来此的目的早就传到了这里,所以也没有讳言,自然而然提出请求。

    田坤沉声道:“道长来时,门中便有消息,我等可将一部分关于恩师的识忆传予道长,不过恩师自昔日征伐山海之后,便就很少出手了,更是从不在我等面前施展神通手段,所以道长所求,并不能完全。”

    洪佑道:“那未知田上真有什么指点?”

    田坤道:“洪佑道长若是有意,不妨去往余寰诸天,恩师昔日曾在那里周游过一段时日,也与不少同道有过切磋,想来那里能够让洪佑道长如愿。”

    洪佑打一个稽首,致谢道:“多谢田道友相告。”

    他自囚界脱身归来之后,其实也曾去过余寰诸天,那里广大无比,大小界天数不胜数,然而修道人大多无法比过九洲修士,故是最后他仍是回转山海界修持。

    而这一回看来,却是不得不再往那里一行了,至于这位道尊昔日行踪,想要查访却也不难,他认为只要这位玄渊天之主不曾刻意遮掩,那么总是能够寻到昔日所留线索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认为,山海界诸派实力终究胜过外界宗派一筹,所以先前访道之行并不因此中止。

    田坤将洪佑送走之后,有亲近弟子忍不住道:“上真,这般做祖师是否会怪罪?”

    田坤摇头道:“恩师何等功行?这世间小到无量微尘,大到万物运转,有何事能瞒过他老人家?若是不愿,那这位洪佑道长连这等念头都不会生出,现在这位既然寻上门来,说明恩师并不计较这些。”

    亲近弟子恍然点头,低头道:“是弟子冒失了。”

    田坤道:“无碍,只是这洪佑道长确实本事了得,听闻其人昔日曾夺过诸派斗剑第一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洪佑方才所言,与人交手时被一招击败,想到这里,却给了他几分启发,他沉思片刻,好像发现答案就在眼前,但又总感觉隔了一层。

    好在他性子沉稳,一时走不通也不会一门心思往里钻,便暂时放下此事,转而回到刘雁依那里呈告此回详情。

    张蝉将风陌擒回了分坛,算是把昆始洲陆的事情都是处置完毕,他也不欲再留在此间,便把孟壶唤来,道:“我这里已是无事,需回玄渊天复命,你好生在这里待着,莫要闯祸,免得丟我脸面。”

    孟壶叫屈道:“老师,弟子可未曾给老师丢脸。”

    张蝉懒得说他,面无表情道:“无事不要把你那分身放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孟壶对此倒无所谓,道:“是,弟子遵令。”

    端诚听得两人说话,想了一想,走了过来,劝说道:“张供奉,孟护法在此兢兢业业,甚是勤勉,还屡次立下大功,张供奉也不要太过苛求了。”

    张蝉嘿了一声,道:“究竟如何,那便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他自袖中拿出灵符,只一运法,身形顿时被灵光接去,再睁眼时,已是出现在清寰宫前,这里早有阵灵在此迎候,交言几句,就被唤了进去,待入殿见得张衍,连忙拜伏下来,道:“老爷,小的回来复命。”

    张衍对事情经过已是了然,自是无需他再作禀告,言语褒奖了一番之后,便又赐下了不少大药。

    张蝉拜谢之后,又道:“老爷,还有一事,那风陌说是在未来之景中看到了玄镜分坛有极大机缘,小的以为以他修为,很少能有让他动心之物,故是怀疑,那会否是……周还元玉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看来往后有这等事仍可交托你去办,你这番猜测倒是正巧说准了。”

    张蝉喜不自胜道:“多谢老爷夸赞,小的愿意为老爷分忧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你先下去吧,有事我自会唤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告退。”张蝉一拜,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衍在其退下后,便往布须天看去,那曾开辟囚界浑天的大德伟力在造化之灵伟力到来之后不断退避,并落入某些生灵身躯之内。

    这一次风陌之事,并不是其人单纯窥见未来之景,实际上是造化之灵伟力分身落至诸有后,就在四处吞夺无主伟力,而出自囚界的伟力自是不愿如此,故是在四处躲避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股伟力早前曾布局于九洲之中,虽其人之举不似四位祖师,可也紧跟其后,甚至把九洲四大派之外的飞升修士一网打尽,最为重要的是,其牵连在布须天之上,可谓根植极深,也是因此之故,不曾一上来就被那造化之灵伟力侵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这伟力本来依附在风陌身上,却在挨近孟壶之后逐渐抽离,因为其察觉到了造化之灵的存在。

    造化之灵道法虽有区别,只是这伟力到底没有灵性存驻,自是没有分辨之能。

    诸位大德伟力投注现世,目的各不相同,有些到现在还难以看出,有些则是如季庄、微明等辈一般,试图选出一人踏入炼神之境,替代自己承托劫力,这般那伟力主人就有很可能回来诸有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必须从凡蜕层次的修士中择选,先前沈崇没有接纳元玉,倒是避过了一次,使得那伟力偏离了既定方向,所以只能另行挑选合适之人,风陌应该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里另一个阻碍就是周还元玉,没有此物,任你天资再好,手段再高也没有可能跨过那道关隘。

    不过诸有无数现世,机会自然是有的,譬如现在镜湖之中就有这等机缘。

    张衍先前将五位人道元尊复还回来,就安排在了此处,这里虽然没有外道元尊,可却多了罗教、行教、德教等大能传下的道传教派,一旦搅动起因果,比起布须天中的人道与外道之争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所以一切顺利而无阻碍的话,那镜湖之内必然会有周还元玉入世,此间没有人能与他相争,故是这枚元玉必然落入他手,而交托之人他也是早有打算了。

    他正思索间,感应之中却是道道流光闪动,抬目往虚寂看去,却是那造化之灵伟力所化道人放出一道宝光。

    这光华一出来,却是与诸多现世有所呼应,登时有无数光亮绽放出来,而感应所及,莫不如此,一时间,所有大德似皆在此光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张衍一挑眉,原来造化这灵还有这等手段,竟能将诸多现世与自身伟力暂且化合一处,若是闳都等人无法破解此中道法,那么诸有很可能会应此崩散。

    下来就看闳都等人怎么应付了,而今阶段,他是绝然不会容许造化之灵在诸有之中立足的,要是这几人解决不了此事,他便会下场,设法除去此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笔趣阁 www.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