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霸婚首席:甜妻不好惹 > 309终章:今生只有彼此……
    “天下好男人不止霍熠谦一个,放弃他,还有大片森林任由你选。”林楠清一边说着,一边朝楼上望去。

    苏容容所举办婚礼的会场就隶属于林格,因此只要抬头,就可以看见林格的楼上的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苏容容只觉得楚怡然这是疯了,她狠狠地瞪了一眼霍熠谦,都怪这个男人沾花惹草,否则也不至于在婚礼上弄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霍熠谦无辜地回望,他真的没有对楚怡然做出什么,甚至还一直躲着这个女人。更何况,楚怡然是害了他奶奶的凶手,他又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?

    “我不要森林,我就要霍熠谦这棵歪脖子树!”楚怡然依旧坚定,只是她做出的比喻让苏容容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究竟是夸霍熠谦还是在骂他呀!

    “胡闹!”林楠清不为所动,他看着楚怡然的方向,一字一顿地说:“就凭你所做的事情,霍熠谦不怪你就是难得,怎么可能还会娶你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冷酷无情,而仔细一想,苏容容不由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应该……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吧!

    苏容容将头微微偏移,看向了伴郎的方向。

    霍熠谦的伴郎有两个,一个是覃帆,而另一个,则是林皓然。

    其实按道理来说,霍熠谦和林皓然其实并不熟悉,另一个伴郎人选应该是霍熠谦的弟弟江航硕才对。只是江航硕对苏容容痴情一片,让他当伴郎,只是对他的一种折磨。兄弟一场,霍熠谦自然不会这样对待江航硕。

    这会儿苏容容看向伴郎,看的自然不会是覃帆了。

    她只见林皓然微不可查地摇头,心下已经是了然。

    虽然多年不见,但是姐弟两人之间血缘的羁绊不会断,因此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两个人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皓然没有告诉林楠清他之前所查到的,关于楚怡然伤害霍奶奶的证据。

    只是这让苏容容更加疑惑,如果林楠清不知道这些,又为什么要这么和楚怡然说呢?还不待她多想,楚怡然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什么,你不让霍熠谦娶我!”楚怡然虽然心慌,却仍然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苏容容紧张得屏住了呼吸,虽然她明知道现在在场那么多人,林楠清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楚怡然所犯下的罪行,但却还是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林楠清的确是没有办法在这个情况下将楚怡然的罪行公布于众的。他只能喟然长叹,再次说出了那句话:“怡然,你这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苏容容仿佛福至心灵,竟在这一刹那,她似乎看见了楚怡然的挣扎和颤抖。

    事实上,虽然林格是一家相当大的酒店,高度也足足有二十七层,但此时,楚怡然只是在五层的天台上。

    苏容容大概也能够猜出楚怡然这么做的用意。

    或许楚怡然真的是有了死志,但是以死相逼,她就不会想要自己的死那么的没有意义。毕竟,二十七楼高固然高了,但也让他们这些在平地上的人看不见。

    五楼这个高度,在会场的这个角度看去,可以看得比较清晰,却也足够具有威胁力和震慑性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苏容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,只能就这么听着。她相信现场肯定已经有人报警了,所以她只能期待警察快点到来,以及林楠清真的可以稳住楚怡然。

    她依旧这么静静地仰着头看着,听着音响里,楚怡然传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都是不得已啊……”楚怡然的声音里,居然带着哭腔,而这哭腔经由扩音器传出,也显得尤其明显。

    “郭钟贤已经被抓,他手中掌握的东西我也已经销毁,怡然,没有什么是迈不过的坎儿,一切……”林楠清说着,半藏暗示。

    在他的口中,郭钟贤所掌握的东西,自然就是那些楚怡然的裸照!

    楚怡然显然没有想到,林楠清已经将潜藏在背后的东西都一并挖了出来,她惊呆了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就在苏容容以为,楚怡然已经冷静了下来,不会再出什么事情的时候,忽然一阵尖叫传来,分贝之高,几乎可以震碎玻璃杯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都知道了?”尖叫过后,楚怡然的声音显得格外沙哑,让人听着就觉得疼。

    苏容容不知道楚怡然被郭钟贤威胁的事情,听到这里不禁有些茫然。但此时,显然不是追问的好时机,所以她只能继续当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。”没有正面回答,但却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楚怡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她忽然笑了起来,只是那笑声就像是午夜恶鬼发出来的一样,听上去叫人瘆的慌。

    苏容容狠狠地打了个寒战,不禁怀疑是不是身上贴着的暖宝宝还不够用。

    正月初一本就是冬天,穿着婚纱又不可能穿着保暖内衣,加上种种原因会场选在了室外,她不冷就怪了!

    霍熠谦其实虽然一直听着楚怡然的说话,但注意力却始终都放在了苏容容的身上。此时他见苏容容缩了缩肩膀,不用想就知道苏容容这是冷了。

    只是,林楠清还没有正式将苏容容交到他的手上,他就是再担心苏容容冻着,却也不好现在将苏容容搂到怀里。

    “舅舅,谢谢你!”苏容容听见了楚怡然的话,猛然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她看见了,那个在林格五楼的女子身影,从阳台上一跃而下!

    “不要!”苏容容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听见了林楠清的一声惊呼。她慌乱间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交到另一只手中,然而又听见了林楠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熠谦,容容就交给你了,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照顾她。”严肃且语速飞快地嘱咐了一句,林楠清下一秒就迈开步子,往楚怡然落地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苏容容这才回归神来,她看了一眼霍熠谦,又看了一眼林楠清跑出去的方向,咬了咬牙,就要跟着跑。

    只是,她本就穿不惯高跟鞋,加上之前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,忽然之间迈步,只感觉血液忽然涌向脚底毛细血管,一时间又痒又疼,大冬天的,竟是额头上都有了汗珠。

    霍熠谦察觉到了苏容容的担心,虽然暗恨楚怡然毁了他和苏容容的婚礼,但还是一把将苏容容抱起,大步往楚怡然出事的方向赶去……

    警车总是姗姗来迟,但好在救护车也一同赶到。

    几个医生匆匆检查了一下楚怡然的身体情况,面色一下子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是病人家属?”为首的医生环视一圈,然后将目光停留在了林楠清的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苏容容和霍熠谦也赶到了,但人家大喜的日子,弄了这么一出,再让人赶去医院陪护,显然是太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舅舅。”这个时候,其实也只有林楠清能够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伤者多处骨折,还有严重的脑震荡,具体伤情还需要详细检查,您可以跟着一起上救护车。”那医生再次开口,而其余几个医生正帮楚怡然止血和固定断裂骨头。

    林楠清担心地看了苏容容一眼,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一边是亏欠多年的女儿的婚礼,而另一边则是生死未卜的外甥女的手术,这个选择的确不那么好做。

    “爸,你去照看表姐吧,做手术需要亲人在旁边签字,”苏容容当然了解手术的流程,“我和熠谦去和来宾道歉,然后再去医院跟你汇合。”

    林楠清直直地盯着苏容容,直到楚怡然已经被搬上了救护车,而那个为首的医生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这才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……哎……”他不知想说些什么,但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一场婚礼开开心心地开始,却因为楚怡然而草草收尾。苏容容和霍熠谦对视一眼,皆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反而是苏容容先开口安慰霍熠谦,“只要咱们两个好好的,一场婚礼又相差什么呢?而且,我已经穿上婚纱了,这就足够。”

    霍熠谦想想还是有点不甘心,但见苏容容笑着的模样,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楚怡然从五楼上跳下,但好在是冬天,穿的衣服多,这就相当于有了个缓冲,加上落地的时候并不是头先着地的,所以最后还是保住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谁?”清醒过来的楚怡然看着床边的苏容容和霍熠谦,竟是一脸的警惕。

    霍熠谦皱起了眉头,他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好感,相反,因为她在婚礼上的一闹,让霍熠谦对她相当厌恶:“楚怡然,你又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陌生人来我病房,我才要问你们想干什么!”楚怡然的警惕之色愈浓,没有伤到的那只手甚至已经做好了按护士铃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实在是不似作伪,霍熠谦见了,给苏容容一个眼神,让她去找医生。

    楚怡然具有一定的威胁性,霍熠谦不敢留苏容容一个人和她对上。

    苏容容很快找来了医生,跟着兵荒马乱地一阵检查,检查报告单上几个大字几乎亮瞎了苏容容的眼。

    选择性失忆——这几乎是电视里才会有的病症,苏容容没有想到,她也能在现实中见到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样也好。”说这话的是后赶来的林楠清。他之前一直陪着楚怡然,才休息一会儿就收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的私心也好,等她恢复差不多了,我会把她送出国。”林楠清一句话,奠定了楚怡然的未来……

    苏容容和霍熠谦自然对这个意见没异议。或许林楠清说的没错,这也是楚怡然最好的结局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后,苏容容和霍熠谦十指相扣,看见搭载了楚怡然的飞机从头顶上飞过,然后紧紧相拥。

    此后,今生只有彼此……笔趣阁 www.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