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遵命,女王陛下! > 第一百二十章 打死我也不说!
    单刀直入才是最有效的方法,“昨晚他们就是被鬼上身了,先别说我神经病,你看……”说着,我将灵力集中到手指头上,瞬间一坨火苗从我指头上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院长吓了一跳,空瞪目呆地看着我,“这,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一种道术,我算是半个道士。”我干脆把手递到他面前,让他检查我又没有作弊。

    院长左看右看,最后甚至拿出放大镜来,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个遍,最后他叹了口气道:“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这次算是开眼了,你能不能让我研究一下?”

    尼玛叉,别想太多了好不好,我才不想被关在什么非正常人类中心被研究!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故作神秘的一笑,说:“相比院长你也知道谁给我埋单的吧?什么东西能说,不能说你自己衡量,懂?”

    狐假虎威的感觉特么棒极了!看着那被我吓坏的院长我,我接着道,“医院是生离死别的地方,难免有时候会发生鬼上身这种事情,真不是他们的错,你就别责罚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点头比较快,表示以后要碰到这种倒霉的事情必定马上找我帮忙,他问我要了电话号码之后,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塞我我手里。

    我知道信封里面装着什么,说实在我并不想拿,但老院长一再坚持之下,我只好勉为其难把它给收了……我也想高大上呀,可是卖古玩得来的钱都得上缴那笨蛋公主,我穷!

    这天晚上,等老妈和张君罄回去后,我拿出那微型伏羲十六卦圆盘,又把那些符号都贴在了上面,之后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左右转动的卦象,我一点都不知道应该从何入手,如果老骗子师傅还在的话,多少总该有点帮忙,可惜他挂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“小曼,你怎么看,”郁闷地我抬头看向那笨蛋公主,没想到马上就被她哼了一脸,我特么又踩到你尾巴了?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死小曼气嘟嘟地闭着眼睛直接无视我,真难得耶,竟然没在玩手机游戏,难道月亮从烤箱里升起了吗?

    “咱们公主陛下不只是可爱又美丽,还冰雪聪明,脑瓜子灵得很,”哄女孩得有技巧,法子还不能重复,这就是所谓的该死的新鲜感,和死小曼相处这段时间,我感觉捉住了些许重点,“就指点我一下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死小曼飘到我的面前,拍拍肚子又哼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阿西吧这是明显再说肚子饿的意思呀,也难怪,本来这货就嘴刁的很,这几天张君罄和老妈买来的饭盒她都吃腻了,一个劲在抱怨……怎么办呢?难道要我爬出医院,带她去开吃?

    “说吧,想要什么,只要你说了我就去做。”只要不用我动的话,答应你又如何?

    “本公主要汝做什么都可以?”

    “咱们谁跟谁呢,别见外嘛,”我说,“身为你的忠臣,只要帮的上忙,我什么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给本公主买饮料回来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不是肚子饿吗?”我吃了一惊,我这还在病榻上呢,这不是要我命吗!

    “汝说过任何事都肯做对吧?”死小曼冷笑了一下,接着说,“不要的话,那就算了,今后汝也别来打扰本公主哦?”

    握草,这分手的既视感是什么回事?有聚魂瓶的羁绊连着我们,哪有这么容易分开?我知道她是在耍大小姐脾气,也知道这种时候和她怼的代价……激怒她,然后再哄回来,那成本太大,简直累死人。

    “等着!”撂下这句狠话,我趴下床,如同一只毛毛虫似的爬出了病房,好在房外不远就有自动贩卖机,爬回来还能留下半条命,阿西吧!

    我忿忿不平地将饮料递给她,她连谢谢都没讲,就把手上的半包辣条扔到了地上,她一脸冰冷地看着我问,“不帮本公主捡起来吗?”

    明明是你自己故意扔的,为什么连这都要我……玩我是吧?你特么玩我是吧!

    “哦,不捡呀?那么本公主已经不需要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别,我捡,我捡还不行吗!”我将那半包辣条一把塞进嘴里,然后把空包装袋扔回给她,哼哼,你以为我莫文是那么好欺负哒?

    “汝!”死小曼看我一脸坏笑的样子,她气得嘴都扁了,汝了几声之后,不知为何她忽然又摆出一副邪恶得样子,“算了算了,本公主大人有大量就不捉弄汝了,去买些炸鸡,饭盒啤酒回来,咱们边吃边研究,给汝十分钟!”

    我顶你个肺啊,这特么还不算捉弄啥算捉弄呀?就我现在这残破的小身板,爬出去医院外买回来,这干脆你直接把我剩下的半条命拿走好了……话是这样讲,但我还是拄着拐杖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死小曼一直保持在我九米外飘着,她故意装作看不见我的样子,而我只好也装作无视她,真特么别扭。

    冒着行人奇观如同开小丑的目光,我拄着拐杖连滚带爬跑到最近的一家便利店,我让店员将店里的所有烤香肠,烤鸡腿,饭团,鱼丸都给我打包了带走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那店员一脸惊恐地看着我,就是不动手,我这个气呀,没见过穿着病号服拄着拐杖,半条命都不剩的病人胃口还这么好是吧?图样,少见多怪!

    “先生,这么多东西,您……您带钱吗?”那个店员一脸尴尬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原来这话是觉得我一身病号服,那来的钱?呐,这就是狗眼看人低咯,要放以前,可能我还真买不起这么多熟食,可尼玛现在老子好歹也是个卡里有七位数存款的人,七位数呐你个渣渣见过七位数的存款吗!

    当然我也不打算给这货看,卡我压根就没带出来,老院长塞了一包封口财给我,光着就够吃吃很多炸鸡……咦?等等,钱呢?特么的我钱呢!

    我慌乱地检查了三遍病号服的口袋,一分钱都没有?对了,那装钱的信封被我锁在床头柜里面,没带出来呀,见鬼了!

    这……这可怎么办?难不成还要回去一趟,然后拿了钱再来,我现在还是病人呐,那里吃得消这种折腾?就算吃得笑,那死小曼又会怎么看我?现在对我已经这么差了,如果再逆她意,这我以后会不会从重臣变成工具呀?

    很多时候,这两样东西是并列或者同义词,但在我和小曼的关系中确并非如此,因为那工具是不会说话的,只是机械地,被动地,接受她的意愿。

    我记得以前刚开始的时候,她坐在我膝盖上,或者坐在我肩膀上的时候就不给我说话,名其名曰:椅子是不会说话的,说话的椅子不是好椅子,窝草!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可以帮你埋单吗?”店员看我拿着那袋熟食站着发呆,他还以为遇到了神经病。

    “那么急干嘛?”我轻蔑地呸了一下,然后往里面走,“忘了买喝的呢!不想做生意了吗?”

    尼玛这次糗大了,真可谓是前无退路,后有追兵呀天!

    “喂,小曼过来,”我压低声音说,“发生紧急情况,我感觉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逼近我们,小心!”

    “哈?汝说什么?”死小曼左右望了望,立即飘到我跟前来,“危险的气息?是厉鬼吗?为何本公主都没感觉到呢?”

    不可能感觉到的啦,我是在耍你而已,说你笨还不信?当然我不想作死,这样的话,只在心里想,默默地边想边吐槽,我说,“那股气息若有若无,难以觉察,我们还是小心为上,好,呐这些东西你先拿着我去前面确认一下,刚才那个店员是不是被鬼上身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就将那一大包熟食给扔到空中,同时我转身用身体挡住了店里的摄像头,高明吧?

    那笨蛋公主被我的话唬得一愣一愣,当下相当配合地将空中那大袋熟食给接住了,那一大包东西马上就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这个属性相当实用呀,我甚至觉得比那该死的灵力还有用的多,比如她去超市绝对不用花钱,而且满载而归,去别的地方也一样,如果正好路过存钱的地方,那就嘿嘿嘿了,可是我是正人君子,我怎会做这些见不得光的缺德事呢?

    现在我这样做只是权宜之计,等我身体好了,我当然会过来还钱的啦,毕竟我是个好人呐!

    “先生,你……”不得了呀,店员同学!看我两手空空地走出店门口,连称呼都换了,还说不是狗眼看人低?我决定忘记这家点的地址,嗯!

    “汝说的危险何在?”死小曼双手提着满满一包吃的,边跟着我边警惕地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危险无处不在,”我叹了口气,故作深沉地道,“今晚的风略显喧嚣呀,趁着阵风停止之前,我们找个地方野餐怎样?”

    最后我带着那笨蛋公主拐进了一个公园人最少的地方,这种地方光线一般都不错,所以人很少,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,打死我也不会说!笔趣阁 www.Biqugew.Com 更新速度最快!